校内搜索
最新新闻TOP10
新闻点击TOP10
党校学习参考2018年第3期(总第10期)
 
发布时间:2018-6-14 15:46:36    发布者:图书馆    来源:本站原创    访问量:
要目
人工智能学什么
阅读能力由哪些要素构成
 
高校如何发力人工智能人才培养
刘博超
教育部日前印发《高等学校人工智能创新计划》,提出“完善人工智能领域人才培养体系”的目标。
2017年我国人工智能领域论文发表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但顶尖人才仍然稀缺。目前,提出神经网络理论的加拿大团队深耕人工智能领域已超过30年,而在国际人工智能协会(AAAI)208位院士中,中国籍仅占4席。我国在人工智能最核心、最原创的内容方面贡献不多,基础性、开创性研究能力还有待提高。作为新技术策源地的高校,如何为人工智能的长远发展打下厚实的人才基础,记者进行了采访。
一、人工智能需要新的教学体系
当下人工智能的大发展直接源起于2006年深度学习的提出。作为一种复杂的机器学习算法,深度神经网络使机器模仿视听和思考等人类活动,解决了许多模式识别难题,使人工智能相关技术取得了很大进步,并引起了学界和产业界的关注。
“现在大公司人工智能方面的人才招聘很多,但大多数岗位只需要上几个月的培训班就能做,比如说下载一些开源的深度学习套件,然后调调参数做运用。但专业人才需要能够把握这个学科发展的方向,能够在关键时刻创新。目前最对口的是计算机学科下属的智能科学与技术专业。”北京邮电大学副校长、信息与通信工程学院院长郭军说。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自2003年北京大学设立智能科学与技术本科专业起,至今教育部批准设立此类专业的高校已达36个,仅2017年就有17所高校新增了该专业。而在研究生培养阶段,仅专业目录中设置智能科学与技术相关专业方向就已达79个,分布在计算机、自动化等诸多学科。
“计算机专业本身是一个宽口径的专业,至少有四五个比较大的专业方向,真正能够给人工智能学科专门开设的课程可能只有区区的几门。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把知识高度浓缩,浓缩到甚至只能到高级科普的程度了。人工智能技术在解决实际问题时,往往需要许多知识融会贯通,不是说只学一两门课就真的能解决实际应用问题了。怎样在本科阶段就能打好基础,可能要在一个新的教学体系下去考虑。”南京大学人工智能学院院长、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主任周志华说。
二、人工智能学什么
那么,从本科生培养的角度看,一个合格的人工智能人才应具备哪些技能呢?
“从课程设置来说的话,我们必须考虑到人工智能的核心基础,例如机器学习、知识表示与处理。再考虑技术层,有模式识别与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处理、自动规划、多职能体系统、计算智能等,还有许多相关支撑技术,例如数学信号处理、时序数据分析等。再往上,到平台这一层,那就有机器学习系统平台、机器人、智能系统等。再到应用层,可能还涉及智能应用建模、系统设计、行为分析等。所有的这些东西,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知识体系,如果不经过长期的培养,很难有一个全貌性的认识。”周志华介绍。
郭军强调了数学对于人工智能的核心价值:“人工智能本质是用神经网络结构模拟复杂函数,要注重数学的整体性和层次性,除了线性代数和矩阵论等基础数学课,还要有数学分析、概率统计、优化等对人工智能很重要的内容。这些内容在本科阶段不涉及或讲得很浅,所以人工智能的数学有一个专门的体系要去学习,对于有志于研究的本科生更是如此。”
北京工业大学副校长、信息学部主任乔俊飞提出,人工智能是一个领域,而不是简单的一个本科专业。人工智能人才的培养可能需要多个本科专业去支撑,这些专业可以形成一个人工智能类专业群。比如,可以设立“智能计算与感知”、“智能装置与系统”、“生物智能”等专业。这样可以保证每个专业拥有足够的专业课程,保证所培养的人才具有深厚的专业基础。
人工智能人才培养不能仅仅局限于计算机专业范围,人工智能应当再次切分两三个专业方向。乔俊飞说:“类人智能涵盖的领域很广,偏计算机信息科学的,偏生物科学的,偏控制自动化的,就像土木工程要分为市政、暖通和结构等,每一个领域都有足够的内容需要研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需要将分散的知识体系整合起来。”
三、打造人工智能师资队伍
某平台发布的大数据显示,从中美人工智能人才的从业年限构成比例上看,美国拥有10年以上经验的人工智能人才比例接近50%,我国10年以上经验的人才比例不到25%。而在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随着近年来人工智能平台的成熟,大量研究人员从其他领域转来。“除了计算机,电子、信息通信、自动化等专业的老师们原先的项目借助人工智能很容易实现,这也就使得研究队伍越来越大。换句话说,大多数人都是从外面往里面走的。”郭军说。
面对人工智能的风口,高校纷纷开始整合资源,促进集聚。在北京邮电大学,校方正在筹备建立人工智能创新研究院的平台。郭军介绍,全校共有50多个老师从事人工智能研究,年龄多在40岁以下,在研究院的规划中,研究力量将划分到4个方向:智慧教育、智慧医疗、智慧城市和智慧博弈。郭军介绍:“人工智能本身是交叉学科,边界并不限定,开放合作机制,有利于灵活调动校内研究力量做研究,为校企合作做对接,也给师资队伍的成熟壮大提供了条件。”
2017年《国务院关于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通知》提出,要建设人工智能学科。完善人工智能领域学科布局,设立人工智能专业,推动人工智能领域一级学科建设。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高教室主任马陆亭指出,一级学科本身即知识体系,同时也是一种制度安排。当一个专业方向重要到一定程度时,国家层面设立人工智能学科意味着该领域将有更多的资金和项目,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投身到学术共同体。同时,分散在各个院系的人才培养将更加体系化,这对于国家在新一轮科技浪潮中走在世界的前列将产生推动作用。
乔俊飞表示,科学研究是培养教师队伍最好的途径,《国务院关于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通知》发布以来,人工智能的研究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专门增设了人工智能学科代码,将人工智能与计算机、自动化等学科并列设置,推动了相关课题的申报和人才集聚。(摘自2018年4月25日《光明日报》)
 
阅读能力的构成
姚喜双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领导干部要加强读书学习,“真正把读书学习当成一种生活态度、一种工作责任、一种精神追求。”在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中,人们更需要阅读。调查研究表明,人吸取的大部分系统化知识来源于阅读。建立阅读型的社会对增强全民族的素质和修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那么,如何才能提高个人乃至全社会的阅读水平?读什么?怎么读?这关乎阅读能力。阅读能力是读者和文本之间的矛盾,而且在一定环境、一定条件下,读者的主观能动性以及读者获得文本、把握文本、阅读文本的能力都在发生变化。随着科技的发展进步,社会对人们的阅读能力也提出了新的要求。具体来说,阅读能力至少由以下几方面构成。
1、文本的获取力
读者首先要从众多的阅读资源里,选择并获取合适的文本。现代社会有很多的阅读方式,传统方式如素读,是选取纸制文本,纯粹读字。在信息化大潮中,对电脑、手机这些电子媒介的读屏能力也影响着人们对阅读文本的获取。例如有些老年人如果想使用和读取手机微信或者电脑网络上的文本,就需要增强这方面的能力,以便能够快速获取信息。古今中外,文本一直在发展、变化和演进。阅读文本的获取已经出现了重大变化,这体现了阅读的不同样态和形态。
2、符号的解码力
读者获取的文本中一定包括文字符号,因此首先要识别这是什么语言文字,并对其进行解码。这意味着,读者必须具备一定的语言文字能力,通过检验、解析,才能成功读取文本信息。而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发展,读取文本的过程中,还需要增加对网络语言的了解,否则在读取网络文本的时候,会遇到一定的语言障碍。
3、信息的理解力
阅读文本传递给读者的信息能否被理解,这涉及方方面面。有时候,功夫在诗外。有些新词、新语构成了新信息、新事件。读者只有不断提高阅读能力,不断丰富自己的知识,随时随地观察社会生活,才能对阅读文本具有全方位的理解。
4、文稿的驾驭力
读者选择了阅读文本后,先读什么,后读什么,能否驾驭全文,包括对材料进行分类、概括的系统性能力,我们称之为驾驭能力。读者要通过对文本的判断分析,对阅读内容进行分类,选择适合的阅读方式、阅读速度和阅读频率,比如一次性阅读还是反复阅读,精读还是泛读。
5、内容的评判力
读者对阅读的文本的内容该如何吸收?古人云:不可无书,不可尽信于书。文本内容是对是错、正面还是负面,读者要做到心中有数。这种对阅读文本的批判理解能力就是内容的评判力。读者要充分考虑文本形成时的历史文化条件,不断进行鉴别和判断,这是认识不断深化的过程。
6、情景的感受力
这是指读者在阅读文本的过程中,能依据文本描述的场景,有身临其境之感。例如看到北国风光的描写,能想到万里长城白雪皑皑的景象;看到苏州园林的描写,能想到江南的小桥流水美如画。读到描写的精彩内容时,要有感觉,这包括了自己的理解、联想和想象,这样的阅读体验才丰富。这种情景的感受力,属于初步的美学范畴。
7、再现的表达力
阅读的高级层次体现在创造表现方面,包括有声语言的朗读和副语言(体态语言)的展现,这是文字形之于声的能力。这几年,《朗读者》、《见字如画》等朗读类节目之所以广受欢迎,就是因为朗读是能够外化体现阅读文本的一种手段,属于阅读能力的一部分。读者在朗读时,发音是否标准,读得美不美,有没有情感的感染力,都是表达力的范畴。阅读从默读,到读出声来,到复述说出来,这是逐渐提高表达能力的过程。此外,不同语码的转换能力都是再现能力的构成部分,比如手语主持人可以通过肢体语言表达他阅读的文本的信息。
8、审美的构建力
除了生存和发展需要必须要进行的实用性阅读外,如阅读使用说明书等,人们常说的阅读通常指阅读经典、美文,这是不断感觉、不断思考的过程,是提高素质、提高修养、净化心灵的重要渠道。通过文字,读者可以与古今中外作者进行情感的交流,产生思想的共鸣,激发联想,形成像外之像、景外之景。例如读到古时的春江花月夜,读者会想到今日的中秋佳节,会进一步想到海峡两岸共赏一轮明月。总之,阅读中需要头脑进行深入地加工,情感也在不断升华,这是一种审美的创造能力。
以上几个方面是由浅入深的关系,我们对其进行历时的分析,但它们并不是一个线性过程,而是共时的过程,同时在阅读中起着作用。要想掌握阅读要领,需要将这几个方面研究清楚,通盘考虑,从而提高我们的阅读能力和水平。(摘自2018年3月25日《光明日报》)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