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内搜索
最新新闻TOP10
新闻点击TOP10
党校学习参考2017年第2期(总第2期)2017年5月
 
发布时间:2017-5-4 10:28:37    发布者:图书馆    来源:本站原创    访问量:
党校学习参考
2017年第2期(总第2期)2017年 5月
市委党校图书馆编
    要目
    * 马克思眼中的实体经济
    *实体经济大致包括哪些产业;从经济数据看“脱实入虚”
    *房价持续上涨背后的社会心态
    *“围猎”的实质
 
夯实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
李义丰
    实体经济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一个国家要想长期保持经济竞争力,必须重视发展实体经济。
    马克思主义认为,实体经济是真正创造财富的经济形态。《资本论》开宗明义指出,“不论财富的社会形式如何,使用价值总是构成财富的物质内容。”使用价值是商品的社会有用性。由价值形式、进而由货币形式所表现出来的财富量的背后是使用价值,是由使用价值支撑的。只要这些使用价值量不变,表现其价值量的价格或高或低都不影响一国实际财富的增减。以实体经济、物质生产为标准,马克思区分了生产劳动和非生产劳动,前者创造物质产品,后者不能创造物质产品。按照马克思的观点,在一国经济发展中,生产劳动在逻辑上和实践上都是第一位的。虚拟资本价格的涨落不仅与实际财富无关,而且越来越具有赌博的性质。
    重视发展实体经济,夯实国民经济的基础,需要处理好发展实体经济与发展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之间的关系。
    重视发展实体经济并不意味忽视服务业,但拔苗助长地发展服务业是不行的。发展服务业有两个条件:第一,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服务业在三次产业中的占比逐步提高有其合理性,是分工细化和经济活跃度提高的表现,但这并不意味着一个国家的每一个地方都要重点发展服务业。一个地方重点发展什么产业,要根据自己的客观条件来确定。第二,产业结构变化是一个自然历史过程,服务业的发展是第一、第二产业发展的结果,必须以第一、第二产业的高效和强大为基础。如果不顾客观条件盲目发展服务业,就会导致经济空心化,造成长期增长乏力,经济发展停滞。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血脉,但金融业发展应立足于为实体经济服务。脱离实体经济的金融业会成为空中楼阁,过度金融化会产生很多负面影响。一是与实体经济争夺资源。货币原本只是服务实体经济的交易媒介,当它发展成为一个产业,就形成了自己的特有利益。脱离实体经济的金融业会千方百计地衍生出各种金融产品,在利益驱动下甚至会与实体经济争夺资源,这对实体经济发展无异于釜底抽薪。二是会把本不应金融化的产品金融化。过度金融化会导致房地产发展成为吸纳大量社会资源的金融产品,进而会推高制造业成本,影响实体经济健康发展。三是容易助长投机心理,消弭实干精神,恶化市场环境。因此,不能脱离实体经济天马行空地发展金融业,而应遵循经济发展规律,着眼于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效率和支持经济转型能力来发展金融业。(摘自2016年12月14日《人民日报》)
 
着力提升实体经济的供给质量
黄群慧
    供给质量是供给侧所具有的特性满足需求侧要求的程度,供给质量决定了供给对需求的适应程度。供给质量可分为供给要素质量和供给体系质量,供给要素质量就是劳动力、资本、土地等生产要素所具有的特性满足需求的程度,而供给体系质量就是产品(包括服务、工程等各种形式)、企业和产业等所具有的特性满足需求的程度。提高供给要素质量,意味着劳动力素质提高、物质资本更新换代、更多高新技术的投入以及人力资本的提升等;而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就是提高产品满足消费者消费升级需要的程度、提高企业适应市场竞争的能力、提高适应消费升级的产业转型升级能力等方面的内容。
    由于我国进入到工业化后期增速趋缓、结构优化、动力转换的经济新常态阶段,长期以来主要依靠劳动力、资本、土地等供给要素数量增加,以及依靠产品产量增加、企业和产业规模扩张促进经济增长的发展方式已不可持续,现在更多需要通过创新改善供给要素质量和提高供给体系的质量,来实现新的供求动态均衡,进而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促进经济持续增长。
    实体经济是一个国家的强国之本、富民之基。但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服务化的趋势加大,经济发展出现“脱实入虚”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一是虚拟经济中的主体金融业增加值占全国GDP的比重快速增加,从2001年的4.7%快速上升到2016年的8.4%,这已超过几乎所有发达国家,美国不足7%,日本也只有5%左右;二是实体经济规模占GDP比例快速下降,以农业、工业、建筑业、批发和零售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住宿和餐饮业的生产总值作为实体经济口径计算,从2011年的71.5%下降到2016年的64.7%;三是实体经济中的主体制造业成本升高,利润下降,杠杆率提升,而且在货币供应量连续多年达到12%以上、2011年到2015年的货币供应量M2是 GDP的倍数从1.74倍上升到2.03的情况下,面对充裕的流动性,制造业资金却十分短缺,资金成本较高,大量资金在金融体系空转,流向房地产市场,推动虚拟经济自我循环。
    造成上述问题的原因是复杂的,虽然有金融部门对于实体经济部门的垄断地位、金融市场服务实体经济效率不高、房地产顶层设计缺乏和房地产市场亟待规范等众多原因,但根本原因是实体经济供给质量不高而引起的实体经济自身的供求失衡、无法提供高回报率。目前我国实体经济规模已十分庞大,然而我国是实体经济大国却不是实体经济强国。从实体经济供给要素看,以农民工为主体的制造业工人亟待提高素质;物质资本急需向数字化、智能化方向升级;关键技术对外依赖度还较高。从实体经济供给体系看,部分产品档次偏低、标准水平和可靠性不高,高品质、个性化、高复杂性、高附加值产品的供给能力不足;优质企业数量不够,尤其是世界一流企业还很少;钢铁、石化、建材等行业的低水平产能过剩问题突出并长期存在。
因此,解决“脱实入虚”问题的关键在于加大力度推进以制造业为主体的实体经济的转型升级,或者说是实体经济供给质量的提升。(摘自2017年2月7日《光明日报》)
 
房价疯涨背后的社会心态
周京奎
    2017 年春节过后,以北京为代表的核心城市住房市场出现了超预期的“繁荣”,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去年九、十月出台的调控政策影响已逐渐被市场消化,使得国家不得不出台新的更加严格的调控政策。然而,房价飚升背后的社会心态却值得我们深思。
    在经历多轮住房调控和住房价格螺旋上涨之后,企业和消费者已普遍认可住房的投资属性。这种心理的产生直接源于住房价格波动的正反馈效应。近20年来,我国住房价格一直在波动中上涨,购房者均从中获益,全社会更是上演“住房资产追逐战”。生产性企业参与其中,形成了对实体经济的挤出效应。消费者参与其中,则透支了未来消费,同时也会显著降低当下的幸福感。前者对我国产业竞争力构成实质威胁,后者则影响了消费者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全社会上演“住房资产追逐战”,对社会心态的另一个影响是导致价值观扭曲。生产性企业失去了服务社会的价值取向意味着终将失去市场。消费者树立了追求劳动无用的价值观,则意味着社会发展失去动力。在房价疯涨背景下,无论生产性企业还是消费者,对住房资产增值的渴求,将使其价值观背离社会发展方向。
    房价疯涨还迫使消费者接受高杠杆借贷文化。虽然我国仍然是高储蓄率国家,居民将持有储蓄和理财产品作为应对家庭风险的主要方法,但随着房价上涨,部分消费者为参与“住房资产追逐战”,态度开始转变,采用高杠杆的贷款模式进入住房市场。目前,在核心城市,住房贷款基本都在几百万元以上。同时,金融机构也提供了多种贷款模式,如2016 年部分银行推出的“二押”贷款模式。高杠杆借贷文化的出现以及被消费者接受,其根本原因在于市场参与者对价格继续上涨的预期,以及对未来有人接盘的信心。从土地出让信息来看,各城市近期出让的住宅用地楼面地价仍有较大幅度上涨,这又给市场参与者持有该预期提供了保证。
    社会心态变化的推手除了消费者自身因素外,开发企业的饥饿营销策略也是重要原因之一。新楼盘在取得预售许可证之后,开发企业往往采取分批开盘的策略,使得任何一次开盘都是有限住房供给套数面对众多的购房者。没有买到房的消费者将变得更加冲动,并愿意为下一次购房支付更高的价格。
    此外,媒体的因素也不容忽视。我们时不时能看到媒体发布楼面地价信息,甚至是“天价学区房”的报道。这些信息通过媒体向社会发布本没有问题,但不可否认的是消费者的心里价位同时也被抬高了,以至于出现低于“天价”的高价房时,他们会觉得“便宜”。
总体而言,住房市场的不确定性是导致社会心态变化的根本原因,而调控政策的不确定性是产生住房市场不确定性的一个重要诱因。因此,建立住房市场长效发展机制和基础性制度是目前急需解决的一个重大现实问题。(摘自2017年3月31日《环球时报》)
 
以清醒和定力防范“围猎”
曹平
    明朝冯梦龙所著《醒世恒言》中有一则故事:官吏薛伟在梦中化为湖中鲤鱼,恰遇渔夫垂钓,明知鱼饵在钩,却耐不住饵香扑鼻,张口咬饵,结果被钓。这就叫“眼里视得破,肚中忍不过”。识得破为何忍不过?原因就在于面对诱惑遏制不住欲望。
    这个故事颇有警世意义。梳理党的十八大以来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不难发现,很多领导干部出问题,就是由于没有抵制住形形色色的诱惑,成了不法分子的“猎物”。因此,习近平同志告诫领导干部,要注意防范被利益集团“围猎”。“围猎”一词本来是指在打猎时提前布好诱饵、陷阱,伺机合围而猎。现在用来警醒领导干部,可谓准确形象,更发人深省。领导干部手中的权力本是人民赋予并服务于人民的,如果成为满足一己私利的工具,为“围猎”者所利用,不但自己会身败名裂,还会污染政治生态、破坏社会公平、危害党和人民事业。
    防范被“围猎”,首先要认清“围猎”的实质,保持政治清醒。酒桌上推杯换盏、吹吹拍拍,挖空心思地投其所好,以改善生活为名送钱送物……这些百变的花样都是拉拢腐蚀领导干部的陷阱,“围猎者”真正觊觎的是领导干部手中的权力给自己带来的好处。领导干部一旦落入陷阱,就要利用手中的权力给人家办事,就似笼中鸟、网中鱼,不能自拔、无法自主,一步步滑向腐败堕落的深渊。领导干部应看透“围猎”的实质,在这个问题上保持头脑清醒,切不可在奉承和诱惑面前迷失自我。
    现实中,很多“围猎”行为披着人情往来的外衣,隐藏在看似脉脉的友情和亲情之中,具有较强的隐蔽性,不少领导干部正是在“温水煮青蛙”式的腐蚀中放松了警惕,丧失了原则。事实表明,腐败问题大多是从作风失范开始的。因此,防范被“围猎”,领导干部应格外注意加强自律,慎独慎微、慎友慎趣,不接受违规的吃请,不养成庸俗的爱好,在交往中有原则、有界限、有规矩,让围绕自己的关系都干干净净、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除了保持清醒,防范被“围猎”还需有政治定力。意志不坚定,定力不够,面对金钱、美色就容易突破底线、违规违纪。练就在诱惑面前不为所动的定力,需补足精神之“钙”,加强党性修养,陶冶道德情操,常念为人民服务宗旨,永葆为民谋福祉之情怀。领导干部增强政治定力,要有“界”,有“畏”。有“界”,就是要给自己的欲望划定边界,不能任由其肆意膨胀。古语说:“傲不可长,欲不可纵。”领导干部要学会遏制自己的物欲,无论处在何种职位上,都始终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奉献人民的本色,这样才不会跌入“围猎”者用房子、车子、票子搭设的陷阱中。有“畏”,就是要对党的纪律和规矩、国家法律心存敬畏,牢记“手莫伸,伸手必被捉”的道理,不抱侥幸心理,筑牢拒腐防变的思想防线,坚守共产党员的原则、底线。
    防范被“围猎”,领导干部自身是内因,起关键作用;法律、制度和监督是外因,也具有重要作用。这就要求我们加强对权力的制约和监督,不能让领导干部特别是“一把手”为所欲为,扫除监督的空白和死角,真正做到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失职要问责、违法要追究。同时,受贿与行贿是相伴而生的两个方面,严格追究行贿者特别是那些想方设法拉拢腐蚀领导干部的“围猎”者的法律责任,完善对行贿罪认定、惩罚的法律条文,对于反“围猎”也是十分必要和有效的。(摘自2017 年3月27 日《人民日报》)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