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内搜索
最新新闻TOP10
新闻点击TOP10
党校学习参考2017年第7期(总第7期)
 
发布时间:2017-12-26 11:18:48    发布者:图书馆    来源:本站原创    访问量:
党校学习参考2017年第7期(总第7期)
 
要目  •数字解读中国梦
•“是什么使中国具有吸引力”
•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愿景
•智能手机对人的智力有何影响
 
习近平为中国梦制定经济路线图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黄朝翰
习近平在2012年提出了中国梦。现在这一构想增加了一个新的层面,并用具体的战略经济目标作为支撑。
在这种经济视野下,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以三个鲜明的里程碑为标志:
1、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2020年的最后期限也与中国共产党成立 100周年相吻合。
小康的理念最早是邓小平在改革开放初期提出的。当时的目标只是到20世纪末,中国达到基本的小康生活水平。随后,这个词被广泛地当作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代名词。
正如这一次党代会上所阐明的那样,中国将在2020年实现小康目标,届时中国将消除绝对贫困。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是全球减贫战斗中的一个楷模。
与此同时,按照目前的增长势头,中国经济在2017——2021年的年均增速应该能够达到6.5%。到2021年,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预计将达到 1.2万美元左右,刚刚达到发达经济体的水平。
但这也意味着中国躲开了中等收入陷阱。这个数字还相对较低,大约相当于今天的波兰或阿根廷。中国经济规模将从目前的11万亿美元增长到15万亿美元,仍低于目前美国的19万亿美元。
2、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
中国领导人很清楚,小康社会的初级阶段只涉及消除绝对贫困或满足人民的基本需要。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基本需求将随之变化,因此小康仍然是一个变化中的目标。因此,习近平在报告中呼吁继续努力,再奋斗15年,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第二阶段将以更高层次的小康为基础,并扩大到全国。
假设中国经济从2020年到2035年保持5%的平均增速——由于中国2020年的人均数字相对较低,其需求侧的增长潜力强劲,所以这个预测值似乎比较现实——那么到2035年,中国显然将成为一个发达的经济体,也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GDP总量为30万亿美元。但中国仍不会是像美国这样一个真正富裕的社会,因为届时中国的人均GDP约为2.3万美元,与台湾今天的水平相当,只有美国的一半。正因为如此,中国仍有更大的增长空间,从而走向第三个里程碑。
3、到2050年中国将成为一个“富强”的国家
2049年也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100周年。
根据类似的经济增长算法,假设中国经济从2035年开始年均增长3.5%,再增长15年,到2050年,中国将全面实现中国梦,实现复兴和富强。
届时的人均GDP约为4万美元,与今天的德国持平,但仍低于美国。就GDP总量而言,中国将是一个巨大的经济体,总量达到50万亿美元。
现在重要的是中国要为下一步培育新的增长动力。这是中国的长远设想所面临的真正挑战。
中国在经济发展的追赶阶段表现得相当出色。但随着劳动力的减少,中国未来的增长将取决于生产力的提高,而生产力的提高反过来又取决于成功的制度变革(例如市场改革和治理水平的提高)、创新和进一步的技术进步。
那么,考虑到中国的发展轨迹和支撑其增长的各种因素,习近平能否实现他的经济梦想呢?从某个层面来说,他的长期发展目标看起来是可以实现的。
中国显然不缺少资本、人力资源和创新精神。中国近年来在科技方面取得了显著的进步。它还开了好头、甚至在一些新兴的经济领域领先,如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摘自2017年12月4日〈参考消息〉)
 
中国软实力的真正根源
英国诺丁汉大学 托马斯·巴克
2016年电影《长城》由中美两国企业联合制作,目的是把美国的电影制作和营销技巧与中国的资金结合起来,以便向世界展示中国。影片受到一些争议,票房成绩平淡。
我们可以把《长城》视为中国获取软实力的新努力的一个例子。中国希望通过学习好莱呜,利用其在营销方面的巨大能力,向世界推销自己作为一个有吸引力的国家的形象。
这些有关获取吸引力的观点支撑了约瑟夫·奈所谓“软实力”的概念,软实力被定义为“以文化、价值观和政策的形式通过说服和吸引来获得你想要的东西的能力。”整个 20世纪,美国通过其影像流行文化产业尤其是好莱呜,被视为软实力的主要受益者。世界各地的人们不仅想要获得美国产品,而且想要美国的生活方式,其中充满民主、公民制度和世界视野。
随着中国崛起并成为与美国一样重要(即便不是更重要)的全球玩家,许多人认为,中国也需要发展自己的软实力形式。“中国梦”正是作为美国梦的必然结果或替代方案提出的,这将是未来几年加速展开的 “魅力攻势”的一部分。
然而,观察家们的共识是,尽管近年来中国在软实力方面作出了很大努力,但中国并没有深刻影响到世界公众的想像力。分析人士认为,尽管中国注重软实力,并花费了数十亿美元,但其从根本上来说是不具吸引力的,因为中国没有像美国那样的自由民主制度。但也许,这些观察家对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的态度是错误的。
首先,他们透过美国的镜头看待中国的软实力。对约瑟夫·奈的理论而言,美国是其研究案例。这并不是问题,问题是假设其他国家需要像美国一样,才能有吸引力。由于中国与美国截然相反,所以得出结论,中国缺乏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国家的基本标准。中国的吸引力实际上与美国有很大的不同,而美国的观察家可能没有认识到是什么使中国具有吸引力。
中国对东南亚的领导人和政治家,毫无疑问也对世界其他地方的领导人和政治家来说,其实都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榜样。在中国身上,各国领导人看到了一个能够反抗美国和西方命令的强大国家,同时也确保了本国的经济稳定和繁荣。中国作为一种解决之道脱颖而出,可供东南亚地区陷入经济困境的政权借鉴。
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观察家陷入了一个陷阱,即人们更想要的是自由和民主,而不是经济稳定和繁荣。这种论证越来越不合时宜。发展中国家和贫困国家的许多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新加坡,而且越来越多的投向了中国,识之为政治稳定和经济增长与繁荣的典范。如果人们不得不放弃一些公民自由,那么为什么不呢,如果这意味着更少的腐败、更好的基础设施、更多的工作岗位和收入的话。
纵观中国的快速发展,正如越来越多的人所看到的,中国在普通民众眼里的地位将越来越高。正如欧盟、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家的证据所显示的,民主日益被认为会造成无所作为的局面。许多印度尼西亚人越来越认为,在权威主义统治下情况会更好。中国有明确的目标,能把事情做好。对于居住在雅加达或马尼拉等拥堵的城市或欠发达地区的许多人来说,中国有所作为的发展模式看起来是天赐之物。
在经济具有不确定性、社会流动每况愈下、经济不平等、失业率不断上升以及临时工制度盛行的时代,美国模式似乎越来越不吸引人。在太平洋的另一边,中国的形象日益高大,看来已经成为经济稳定和繁荣的典范。中国的成功当然并非稳操胜券,但在经济局势捉摸不定的世界上,中国模式看起来要比美利坚统治下的和平更具吸引力。(摘自 2017年11月20日〈参考消息〉)
 
第四次工业革命即将来临
吉姆·霍格兰
无人驾驶汽车和卡车占领公路,机器人“操作”工厂。超级智能手机呼来优步公司直升机,将手机主人送到迅速扩大的城区。机器利用算法自学完成一度需要人类智慧才能掌握的认知任务,消灭了无数管理和工作岗位。
这就是技术进步导致的第四次工业革命重塑世界的愿景——多半会在未来五年至十年内实现。今天,这个景象不仅在硅谷初露端倪,而且在巴黎的智库、中国的电动车工厂都能看到。
21世纪,技术所带来的影响不同以往。过去,蒸汽机、电力和计算机诞生时,社会有数年时间适应技术带来的变化。今天,变化是随时随地的,瞬间就以数字化的形式遍布全球。
世界各地各级政府突然认识到社交媒体、其他形式的算法以及人工智能已经迅速超出了其掌控的范围,甚至令其毫无觉察。
美国政府置身事外,任凭市场力量发展具有全球影响的技术公司巨头。中国则选择了正面竞争,将脸书、谷歌及其他公司关在市场门外,同时为国内公司夺取美国知识产权。欧洲允许美国技术公司进入市场,对其加以管理而不是竞争。俄罗斯则把信息技术武器化,为军队、导弹和坦克增添社交媒体。
有人呼吁,政府应当开始想办法解决技术影响对国内劳工市场和日益脆弱的政治体系造成的紧迫问题。
人工智能和信息化在消灭过时岗位的同时也在创造新的岗位,新岗位常常需要持续不断的再培训和多种职业与场所的转换。美国用人单位的报告目前空缺 600万个岗位,主要是因为求职者缺乏所需要的技能和就业流动性。(摘自 2017年11月24日《参考消息》)
 
智能手机如何绑架了我们的大脑?
尼古拉斯·卡尔
智能手机对我们的智力有何影响?科学家已经开始探讨这个问题——他们的发现即有趣又令人不安。研究表明,随着大脑对技术的依赖不断加深,智力也相应地被削弱了。
德克萨斯大学认知心理学家和营销学教授啊德里安·沃德十年来一直在研究智能手机与互联网如何影响我们的思想和判断。沃德怀疑,我们对手机如此迷恋,以至于手机只要一出现,可能就足以削弱我们的智力表现。两年前,沃德和他的几位同事启动了一项精心设计的试验,以验证他的上述推论。
这些研究者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招募了520名在读大学生,让他们接受两项标准的智力敏锐性测试。第一项测试评估“可获得的认知能力”,主要衡量一个人的思想能否完全地专注于某项特定任务。第二项测试评估“流体智力”,即一个人阐释及解决不熟悉问题的能力。测试中的唯一变量就是受试者智能手机摆放的位置。研究者要求部分学生把手机放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其他人把手机放在口袋或手提包;还有一些人则被要求将手机放在另一个房间。
测试结果令人震惊。在两项测试中,将手机放在视线范围内的受试者得分最低,而将手机放在另一个房间的学生则拿了最高分。把手放在口袋或手提包里的学生得分则正处于中游。距离手机越近,大脑就越迟钝。
在随后的采访中,几乎所有参与者都表示手机并没有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们坚称测试期间自己完全没有想起过手机。手机干扰了他们的专注力和思维,但他们自己却浑然不觉。
研究者此后进行的第二项试验也得出了类似结论,他们同时还发现,在日常生活中对手机依赖程度越高的学生,认知能力受到的损害程度越大。
沃德和他的同事在今年4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称,“智能手机融入日常生活”似乎会造成“脑力流失”,削弱人们的关键心智技能,如“学习、逻辑推理、抽象思维、解决问题的能力以及创造力”。研究者们特别强调,如今大多数人都习惯性地将手机放在身边,确保手机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这种做法只会将上述智力损伤放大。
沃德的发现与近期发表的其他研究成果一致。在《社会心理学杂志》 2014年发表的一项内容类似但规模较小的研究(共涉及 47名受试者)中,南缅因大学的教授们发现,在两项严格的注意力和认知测试中,与手机不在视线范围内的对照组相比,只要手机在视线范围内,即使手机处于关机状态,人们犯错的次数就明显增多。
在今年4月发表的另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就智能手机对阿肯色大学蒙蒂塞罗分校160名学生的课堂学习有何影响进行了评估。他们发现,在针对课堂教学的内容进行的一项测试中,不带手机进教室的学生成绩明显高于带手机上课的学生。带了手机的学生是否使用手机并不重要,他们之中所有人的表现都一样糟糕。去年发表的一项针对英国91所中学的研究还发现,当学校禁止使用手机时,学生的考试成绩会大幅提升,其中成绩最差的学生受益最多。(摘自 2017年11月6日《参考消息》)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